勇利就是天使

【维勇】扑通扑通

/文笔是什么,好吃吗?/

“胜生勇利,请进!”

彩超室外被叫到名字的勇利起身准备进去,却被维克托一把抓住,他甚至能感觉到维克托在发抖。

“维克托,我都不害怕你害怕什么?”勇利说着试图拜托那只抓的死紧的魔爪。

“勇利,我怎么能不害怕呢?你来了俄罗斯之后就不正常,万一,万一你……”维克托都快急哭了。

去去去,怎么说话的,你才不正常咧(¬_¬)

“……有那么严重吗?我只是有点胸闷而已啊。”勇利用力把维克托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安抚地摸摸他的银发——啊,又高了……

“哐当!”彩超室的门被毫无征兆的打开,像马卡钦一样死赖在上面的维克托摔了个完美的狗吃屎。

开门的医生和善地说:“这位先生,请不要在别人就诊的时候像,这样趴在门上好吗?”你的停顿……

旁边的勇利别过身去用手埋住脸。啊啊啊啊啊!维克托!

终于盼到勇利出来了,维克托却看见他低头不语。

难道真的出事了吗?!维克托急忙上前抱住勇利,温柔地拍拍,喃喃着“没事的哟勇利,可以治好的,没事……”

“维克托,我……”隔了许久,终于听见勇利吱声,“你想的太多啦,我什么事都没有哦,医生说我的心脏很正常,只是因为生活地点的改变有点不习惯。”

“Really? ”

“Yes, yes. ”

维克托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严肃下来:“勇利,你不要因为害怕我担心然后不说实话最后成了不治之症的时候再说要和我分开让我一个人去过美好幸福的生活!”维克托这么说着,拥抱不由自主的越来越紧。

所以,这人平常都看了些啥玩意儿?披集,你能不能不要安利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很容易教坏小孩子的。

勇利挣开快把他勒死的怀抱,笑着拉起维克托的手,放在心口上。

“看吧,这不都好好的吗?”

“扑通”

“扑通”

维克托只听见了自己快得不正常的心跳。





—————————————————————

第一遍检查的时候发现自己把“用手埋住脸”打成“用手埋猪脚”,九键真阔怕

戴着心电图一整天真不爽━┳━ ━┳━

【维勇】没有糖也可以哟

/万圣节小贺文/
/真的超超超级短/

今天是万圣夜,兴致勃勃地提出在家里开变装party的维克托却不见了人影。

勇利焦急的在沙发上咬着手指,时钟的滴答声告诉他邀请来party的人们已经快到了,可维克托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叮咚!叮咚!”就在勇利急得抖腿的时候,门铃狂躁地响起来。

糟了,尤里奥他们都来了!勇利无语的低头看向自己一身居家服……

啊,又要被尤里奥骂了……

呵,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等你回来,沙发欢迎你(-ι_- )

勇利无奈地跑到门口,在开门的瞬间,对着一群迷之微笑的人90度鞠躬:“真的,十分抱歉!”然后起身解释“今天可能不……哇啊!维……!?”一个银色的生物从门侧的死角里跳出来,挂在勇利身上。

“Trick or treat! ”帅气的吸血鬼大声喊到。

How old are you? ??
胜生勇利听到了漆黑夜空下的乌鸦声。

算了,陪他玩吧。

勇利故作无奈地摊手:“可是,我没有准备糖果啊……”

“……嗯”维克托小小的纠结了一下,“没关系哟,”他捧起怀中人可爱的小脸蛋“没有糖的话,我就要猪排饭啦!”

红透的猪排饭被咬了一口。


众人:我们干啥来的???

——————————————————
哦吼,睡沙发?

不存在的

【维勇】巧克力味的勇利

本质上不讨厌甚至比较喜欢甜食的胜生勇利被他的易胖体质折磨的不行,特别是去俄罗斯后,每天怨念地盯着维克托放肆的吃小甜品,自己却只能啃蔬菜。

凭什么???┴┴︵╰(‵□′)╯︵┴┴

所以,在勇利知道吃黑巧克力不会发胖的时候,激动到不想说话并做了一组后内点冰三周跳、后外一周跳、后内点冰两周跳的联合跳跃。

终于可以吃点儿带甜味的东西了,不容易啊……


家里突然出现了一大堆各种品牌的黑巧克力。勇利好像很宝贝它们。于是维调皮趁着勇利在洗澡,往嘴里塞了一大块,最后在脸色变得和巧克力一样黑的时候全部吐出来。

什么玩意儿这么苦?维克托觉得有必要带勇利去医院查一下味觉神经。

勇利洗完澡出来,就看见维克托对着他的巧克力深沉的思考。待他走到维克托身边坐下,身旁的人一本正经的说:“勇利,你最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并没有。”

“你可以尝出东西的味道吗?”

“当然可以。”

“……那么,”维克托转头看向被问的一脸懵逼的勇利,指着一堆黑巧克力,“勇利你为什么会吃这种东西啊?!苦死了!”

“这个不是挺好吃的吗?还不会长胖哦。”勇利说着就放了一块在嘴里吃起来,其实自己喜欢巧克力另有原因,只是维克托就没有必要知道了吧……

“维克托会觉得这个苦是因为没有嚼啊,你看,像这样……唔……嗯……”

维克托看到鼓起腮帮子一嚼一嚼的小可爱,突然想尝尝他说的味道。

黑巧克力浓醇的香气在唇间溢散,舌尖苦中带甜的特殊甘甜夹杂着对方独有的气味。直到勇利都快喘不过气,维克托才放过他,末了还依依不舍地舔一下红透的唇,砸吧砸吧嘴。

“嗯,巧克力味的勇利,好吃!”

黑巧克力,苦尽甘来,我遇见你。





——————————————————————
黑巧克力真好次\( ̄︶ ̄)/

【维勇】好好牵住我的手啊

尤里奥、勇利和维克托挤在商场里,被人流带着朝不知什么方向移动。他们本来是准备购置圣诞节的礼物,结果,现在挤在人群中,别说进店了,连商店的大门都看不到。

“勇利,要好好牵着我的手哦。”

“维克托,不要把我说的像是个小孩子啊。”

尤里奥默默看着即使快被挤死了也不忘秀恩爱的两个蠢猪:你们这样撒狗粮,就不怕被群殴吗?( ̄ー ̄)

突然,勇利像是见了猪排饭一样,撇开维克托的手拼了命往人群外围挤。

维克托:???

尤里奥:???

剩下两人:不知所措,被人淹没

至于勇利为什么像疯牛一样冲出去----

他看见了维克托新出的系列周边(不要问他是怎么看见的),本能的疯狂冲向那家店。本来打算买完就出去找维克托和尤里奥,结果发现这个地方简直是天堂!这里几乎有所有维克托的周边!

勇利不想回去了。

这边的维克托快急疯了。勇利怎么这么不听话,明明都让他好好牵住我的手啊!

“尤里奥,勇利走丢了怎么办啊!!!”

老头子你他妈用词能再精确一点吗?走丢?ecm?

店里面“走丢”的勇利小朋友和店员姐姐聊的正欢。当两个骨灰级粉丝遇到一起,产生的对话……以至于勇利彻底忘了什么叫做时间。

维克托好不容易杀出重围,终于看到他的天使准备冲上去抱住安慰的时候,发现小天使竟然一点也没有慌乱或者担心的神色,反而和陌生人聊的满面桃花(?)。

维克托:嗨呀,好气哦!

“勇利!你在干什么?”

“维克托……啊!对不起,对不起……我……”

“所以说都让你好好牵住我的手啊,”维克托牵起勇利的手往外走,“你要是再放开,我就抱着你走了哦!”

“不……不用……”

店员小姐姐从维克托出现的那一刻起大脑已经当机。刚才聊的太欢了都没发现那是胜生勇利……

尤里奥呢?

不存在的……



——————————————————————
去商场买个牙刷被挤得绝望( ̄ー ̄)

【维勇】数学老师又占了音乐课

/数学老师维✘音乐老师勇/

“你们觉不觉得新来的音乐老师好可爱!”

“原地爆炸表赞同!”

“而且钢琴弹得好好!”

“时不时还会害羞的脸红。”

“超级温柔!声音真心好听!”

“+1”

“+1……”在上完一节新老师的音乐课后,女生们几乎同时达成共识——新来的胜生老师,超--可爱。

维克托在教室外按下额头上蹦起的青筋——这已经是这个周不知道第几次他听见这群女生在“意淫”他可爱的勇利。

维克托在心底默念:不气不气,勇利确实很可爱,我,不,气。他在门外调整好标准微笑,拿着三角板走进教室。

教室里突然安静。换做平常,这个班的学生不会如此惧怕他们帅气的维克托老师,但是,今天,同学们很有默契的发现维克托老师气场不对。脸上的表情就差用烫金大字写着:微笑中透露着想打人。问题是,无辜的高中生们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唉~今天你们怎么这么听话啊~”

明知故问!看看你那表情好吗亲爱的老师,我们再不乖一点你就可能用手上的三角板砸过来了!

终于撑完一节气氛诡异的数学课,就在维克托快要离开教室的时候,第一排的某位不怕死的女生问了一串问题:“维克托老师,胜生老师是不是和披集老师关系很好啊?还有,胜生老师是不是不喜欢老师你啊?好多次我看到胜生老师红着脸从你的办公室走出来呢。”

维克托的脸色随着女生说话的字数增加变得越来越黑。

那天晚上的数学作业是什么?哦,十张卷子。

勇利一进门,打算蹲下来迎接马卡钦,却被一大坨比马卡钦跑的还快的银色生物扑到地上。

“……维克托,你在干什么啊?”

“胜生老师真受欢迎呢,”维克托闷闷地来一句,“又可爱,钢琴又弹得好,还特别温柔啊……呐,勇利~你都快抢了我的风头了。”

“我这么普通,怎么会抢维克托的风头呢?”等一下,重点不是这个啊!(╯-_-)╯╧╧

“勇利很受女生欢迎呢,还有披集……”维克托说着说着露出微(xie)妙(e)的笑容,“啊啊……才上任几天就管不住自己的话,我要惩罚一下勇利哦!”

“唉?我……等,唔……”勇利后半截的话全被堵在激烈的吻中……

(别打我,我真的不会开车(-ι_- ))

第二天,维克托神清气爽地走进教室,对着一脸懵逼的学生们宣布:“今天音乐老师有点事情,我来代课。”

无辜的同学们敢怒不敢言,硬生生憋出一句“好”。

办公室里的披集在又一次被维克托的眼神凌迟后,终于忍不住质问勇利:“我又怎么了?怎么了?我又做,了,什,么?”



——————————————————————
谁能来救救我的文笔啊▄█▀█●
产自于又一节音乐课没了之后


【维勇】我的神

/勇利视角/
/权当做是我今天开学的发疯/

我是个平凡到尘埃里的人,
在生命途中迷茫,彷徨,
上天却让我遇见我的神。
他就这样带着光芒
降临在我的生命中。
可是,
他是神,
他永远如此耀眼,
永远遥不可及,
他高高在上的背影,
让我再次明白——
我的平凡。
我用戒指祈求他的守护,
于是
上天因他而眷顾我。
某一天,神说
他爱我。
我不知所措,
他是神啊
怎么可能临幸于我这样的人。
他却始终伴我身旁,
没有离开。
我终于相信,
神对我的爱。
我们彼此的爱
是一模一样的至死不渝。
这是,我的神。

——————————————————————
妈耶……今天晚上就要回学校了。又要等一个月才能放假了(╥_╥)

【维勇】当勇利去逛漫展

勇利虽然是日本人,可是因为从小就沉迷滑冰无法自拔,基本没接触过“动漫”这个圈子。在学生时期,周边的同学们都在讨论各种漫画动漫时,勇利只能孤零零地看他的仙女维。

但是勇利现在处于休赛期,比较清闲,并且在优子极其强烈的推荐下,他点开了生平第一部接触的动漫----《K》。

勇利体内日本人的天性爆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动漫,噢,特别是《K》。

勇利就是这样成功入圈的。他现在真的特别想找人陪他去一次漫展,但是维克托肯定不感兴趣吧……披集也回了泰国……

“啊,尤里奥,那个……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漫展?”勇利想来想去只能拜托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尤里奥,可是,尤里奥肯定也不会答应的……

“哈?!你不是之前不看动漫的吗?”尤里奥惊讶地问。

“最近我比较空闲,所以看了一些。”

“那,你喜欢什么动漫?”

“……”

尤里奥突然瞪大了眼说:“!!!你!炸猪排!你竟然也喜欢这个!”

勇利和尤里奥:似乎达成了共识。

难得的假期,一定要和勇利天天腻在一起!维克托一休息下来就这样想。可是勇利最近好像一直都在沉迷动漫,有一次竟然看哭了!啊,好气哦,勇利的眼泪怎么能献给别的东西。维克托·计划通·尼基福罗夫当然不会对这种情况坐视不管。

“勇利!明天我们去游乐场吧!”维克托兴冲冲地抱住勇利。

“唉?对不起,维克托……明天我要和尤里奥一起去漫展。”勇利十分抱歉地回答。

WTF?维克托·计划不通了·尼基福罗夫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但是,漫展啊……就是那种可以cosplay的地方吗……维克托·计划又通了邪魅(???)地一笑:“勇利,我也要陪你一起去~”

第二天,当尤里看见那个老秃子一脸满足的花痴样揽着勇利的腰从远处对他招手的时候,他差点把手机的皮罗什基捏成团。等这两个狗粮自动散播机走到自己面前时,尤里对着维克托嘲笑地说:“喂,老爷爷,你都是什么时代的人了还来漫展?”说完还高傲的嘲笑几声。

“这有什么关系呐,我昨天晚上可是让勇利给我普及了很多哦!”他自动忽略了勇利昨晚给他介绍时看到自己喜欢的角色控制不住的激动然后自己内心不爽的事。

勇利赔罪地看向尤里奥手里的皮罗什基。

进场后,维克托开始庆幸自己跟着勇利一起来————如果不是自己用手圈住勇利的话,勇利可能已经想脱缰的野马一样和尤里奥抢周边了。维克托·计划通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勇利~我想去玩那个情侣游戏。”语气里着重强调了“情侣”两个字。

尤里奥不接受这盆狗粮并直接踢翻。

“好啊。”彻底兴奋的勇利根本没注意维克托狡猾的眼神。

“我们的这个游戏是抽签决定cos的角色哦!”然后勇利开心的去抽签,然后他的笑就彻底僵在脸上————为什么?为什么是魔卡少女樱???

一旁成功凭借欧洲人的手气抽到《K》的维克托邀功似的看着勇利。早就被遗弃的尤里奥笑到无法自拔。

……啊……这就是我经常抽到第一个出场的非洲人手气吗……勇利在被化妆师摆弄脸的时候郁闷地想。

维克托早就换好衣服等在外面,帅气的脸庞引来不少围观群众,全都跃跃欲试的想合影。就在这时候,他的勇利出来了,自己和周围的吃瓜观众全都倒吸一口凉气————勇利摘了眼镜,本身就白皙的皮肤因为害羞而染上一层红晕,两只手不自觉地抓紧裙角,因为高度近视而略微失焦的眼睛局促地看着脚上的洛丽塔红皮鞋。

随着人群的躁动,维克托才如梦初醒地拉起勇利冲向试衣间————绝对!不能让这么可爱的勇利被别人看见!

“维……维克托?”勇利就这样一脸茫然地被带进试衣间。等到站稳了才发现维克托原来cos的是《K》,勇利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维克托,不小心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好帅啊……”

维克托表示他真的无法在这么可爱的勇利面前控制自己不做点坏事,更何况这个小笨蛋还把自己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勇利,你再这么盯着我,我可能会做点坏事哦……”维克托伏在勇利耳边轻飘飘地挑逗。

“……维克托,别这样啊,这可是在漫展啊。”

勇利的耳根通红,维克托实在忍不住咬了一口,离开的时候还用舌头舔一下,然后紧紧抱住身前这个红的都快冒气的小可爱说:“好吃!”维克托感觉怀里的人又颤抖了一下。

啊啊啊他的勇利怎么能这么可爱!

……反正最后他们重新出现于人们的视线中时,都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看穿一切的尤里奥发誓,再也不和炸猪排一起来漫展,再,也,不!

——————————————————————
啊……忍不住安利了一下《K》。还有,勇利小天使的那套小樱的衣服,等下我会发个图片,然后,大家就脑补吧……
最后,祝小滑冰一周年快乐!

【维勇】太好了呢,勇利能遇见他的神明大人

/优子第三人视角/

人呐,一旦遇见希望,就可以为此舍弃一切。这是我从勇利身上感受到的。

勇利一直是个很努力的孩子呢,在遇见他的神明大人之前就是如此。自己一个人默默承担很多,为了他喜欢的滑冰忍受再多痛也不叫苦。但是,我知道,勇利缺少一个这样继续下去的理由。

所以,不得不说,勇利的神明大人出现的太及时。

对于我们这种学滑冰的孩子来说,维克托几乎是所有人心中的神明。但是,和勇利心中的神明大人不一样,说的不好听一点,我们太肤浅。

勇利通过电视看见维克托仙女般的身影后,我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他那时所缺失的,那个继续下去的理由————信仰。

从此勇利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那位神明大人。他的眼里有了希望,心中有了信仰,生命中出现了值得拼尽全力追逐的东西。真的,太好了呢。

“勇利,你真的很喜欢维克托呢。”我看到抱着小维的勇利,说出了一直以来的感觉。

勇利在达到能出去打工的年龄时,就奋力地赚零花钱,当然是为了能多买些维克托的周边。勇利因为是维克托的资深饭,而且本身就是花滑选手,顺理成章的成为维粉里的专业大佬。我和西郡不止一次拿这个和他开玩笑。勇利一点也不恼,只是觉得有这么多人一起支持维克托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能看到有很多人,支持我所喜欢的,感觉……很庆幸。”我到现在都记得勇利的话。

其实我看得出来,勇利有那么一点喜欢我。但是凭我女孩的直觉和这么多年的观察来说,勇利对我的喜欢大多是仰慕。又或者说,真正应该陪伴勇利身旁的人还没出现,能在他心中和维克托的地位一样甚至超过的人还没出现,勇利现在需要的,是对未来的等待。

勇利的滑冰真的很吸引人啊。他的滑冰中,所有的情感都是最真实的,不是演技构成,勇利本身就是一个情感丰富的艺术家啊。这种情感,也多亏了他的神明大人。

有时候我会感叹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勇利就要离开家乡去追逐他的神明大人了。在送别他的那天,我是全场唯一一个忍住没掉眼泪的人。我笑着,对勇利说:“太好了呢,勇利终于能接近一步维克托了。”勇利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走上前去抱了抱他,轻轻说了一句“加油啊!”小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宽子阿姨的怀中跳出来,扒住勇利的裤脚,喉咙中发出伤心的低吟。勇利抱住它哭得更厉害了……

又是五年啊,今天是勇利大赛的重要日子。勇利背井离乡这么久,终于能和维克托站在同一平台上竞争,这是勇利一直的期望吧。

小维去世了。我们不知道该不该对勇利说,因为马上就是他的决赛了。小维陪勇利度过了最美最快乐的岁月,纠结之下,我们还是选择告诉他。

勇利最终还是过不了心理素质这一关啊……他时隔五年回到家乡,我们没有一个人埋怨他的失败,相反,对于他的归家,我们是真心的开心。但是我觉得,勇利的心里肯定特别过意不去,觉得自己给家乡和亲人丢脸了什么的,自己好不容易和维克托站在同一舞台上表演却这么丢人,甚至还会想退役什么的……

我很想安慰他,却不知道怎么说。小维不在了,现在唯一能安慰他的,只有那块刻入他生命的冰面了吧。

他滑了《伴我》,维克托的节目。说实话,勇利再次震撼到了我————他节目里所倾注的情感。结果他的视频被我女儿传上网,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表面上是十分的愤怒,但是心底的突然有点松口气。我其实也想让世界知道,勇利的才能。

维克托来当勇利的教练!!??太好了……

这便是我在知道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后,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其实我还想到了小维。

小维,你是不是知道,才会舍得离开勇利。

这么久了,勇利终于,终于等到了神临于世的这一天。

其实我很感谢维克托,多亏了他,才能引出焕然一新的勇利。可是,勇利还是很不安吧。担心自己没有能力留住维克托,担心维克托只是觉得好玩……

是啊,神临于世这种事,本身听起来就像是虚幻。一个追逐了大半辈子的人突然说要和你同吃同住,谁会感到踏实?更何况是勇利的玻璃心。

所以,我希望维克托能带来改变……

他们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勇利的不安在渐渐消除,我的也是,但是,并没有消失殆尽。直到我看见维克托因为勇利的表演而不自觉地激动出泪水的时候,不安感没来由的消失了。

勇利终于住进了神明大人的内心深处。

他们手上金闪闪的戒指肯定是勇利选的吧……

这场冰上的舞蹈,演绎了勇利从开始滑冰以来的人生:追逐与遇见,还有希望和爱。在长谷津电视机前的我们,都看出了眼泪。小维,也在吧……

至于现在的他们……就拿我来说吧,我能成为维勇圈子里的太太,多半都要感谢他们自身甜到发腻的生活。

太好了呢,勇利能遇见他的神明大人……

——————————————————————
写的我要废了……不禁扪心自问我在写什么玩意儿(╯-_-)╯╧╧欢迎捉虫哟

千万不能乱教勇利新东西

/感觉自己occ的好严重……毫无文笔可言……那个…剧情的话,大家凑合看吧 笑cry/

“勇利,你想试试看猎枪吗?”维克托兴致勃勃地问。

“唉?可是……我从来没碰过枪啊……”勇利看着整理书房竟然整理出一把猎枪的维克托弱弱地回答。

“没关系哟,勇利你要是想玩的话,我可以教你哦!”维克托的眼睛冒着期盼和兴奋的星星,勇利实在不想坏了他的兴致,只能说:“……好”

于是维克托带着勇利激动地去了郊区的狩猎场,啊对了,还有尤里奥,这个小子一听要去打猎,就吵着要去。

因为勇利是第一次用枪,所以维克托手把手地教他。看着勇利也逐渐开心起来(而且自己还能炫耀一下枪技),维克托觉得他这个主意真是太棒了!

但是,维克托慢慢发现,他后悔了,他甚至怀疑勇利说他第一次碰枪是骗他的。

随着勇利对猎枪的熟悉,他能自己打中一些简单的猎物,看得出来,勇利的兴致也越来越高。维克托看着也倍感欣慰。但是看着勇利那里不断堆积的猎物,维克托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问道:“勇利,你真的是第一次用枪吗?”

已经彻底兴奋的勇利带着明显的激动回答:“是,没想到猎枪真的这么好玩。真的要谢谢维克托呢,带我来这里。”说完,转头就解决了一只野鸡。维克托又沉思了。

直到又过了一个小时,勇利再次射下一只飞行中的鸟,尤里奥终于忍不住对维克说:“喂,老头子,猪排饭他……”

维克托走向勇利,趴在他身上耍赖说:“勇利,我累了,要回去~”

勇利带着凛意的眼神立马变成抱歉:“啊……对不起,我玩着就忘记了时间。那么,我们回去吧。”

维克托突然感觉勇利很舍不得回去。

当天晚上,勇利看见新闻里又报道出“俄罗斯某地发生多大规模的恐怖袭击”这样的新闻。勇利心想:这个月已经很多次了啊……

第二天,勇利扭捏地问维克托:“那个……维克托,射击馆在哪里啊?”

“唉?勇利这么喜欢枪啊。”

“是的……感觉真的太有意思了。”

在维克托带着勇利去过一次射击馆之后,勇利只要训练一空下来,就跑去射击馆,然后每天累得一回家倒头就睡,根本没有时间陪维克托撒狗粮。

维克托对此不满到极点。

然后在勇利又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准备去射击馆的时候,维克托吊在勇利身上,委屈地说:“不要!不要勇利去了!勇利都不陪我……”感觉下一秒就要从蓝宝石般的眼睛里滴出水。

“好啦,维克托,不要闹了,我都已经加入了射击业余俱乐部哦,成员们还在那里等我呢。”

什么!自己没听错吧!我的勇利竟然还加入了射击俱乐部!

“勇利~你就那么喜欢枪吗?”

“是的。”

“那你是喜欢枪还是喜欢我?”维克托觉得勇利一定会立马就回答出正确答案。

“……”勇利沉默了。

沉默了。

沉默……
勇利其实只是在想自己应该怎么解释惧怕恐怖袭击这种事发生在恋人身上,所以才去学习用枪的借口。但是维克托看着竟然在认真思考的勇利,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自己竟然和一杆破金属有可比性!

维克托立马变了脸色,把勇利从门口拉回来,扯下背包随意的扔下地上,里面的东西因为撞击而发出“哐”的一声。

“啊,维克托,不要乱扔啊……唉?维克托,你……怎么了啊?”

维克托拖着勇利到客厅里,把勇利往沙发上一压,用蓝色的眸子危险地盯住他。勇利突然害怕的抖了一下,他再清楚不过这个眼神意味着什么。

就在这时候,勇利的手机响了,维克托气恼的接起来,对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你好,是胜生君吗?俱乐部马上就要开始了哦!胜生君,你在听……”维克托阴沉沉地挂断电话。还保持着把勇利压在沙发上的姿势。

“维克托,到底怎么了?”

“……”

“维克托……?”勇利看着维克托的脸由生气渐渐变得委屈巴巴,最后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自己脸上。

“勇利都不爱我了……”

“怎么可能呢!维克托,我怎么可能不爱你呢?”

“勇利……最近一直都不陪我,一直……都在外面……还觉得……我都不重要了……”维克托越哭越委屈。

勇利终于明白这个男人像孩子一样的闹什么别扭了。他温柔的拭去维克托的眼泪,深情的望着他湖蓝色的眼眸,轻轻啄了一下维克托的唇,说:“维克托,我只是认为学会用枪很重要啊,我,也想要保护维克托啊,怎么可能不爱你了呢?”

维克托觉得此刻的心灵受到一万点重击————我的天使勇利!

他俯下身,吻住他亲爱的天使……

第二天,训练理所当然的请了假,忽略雅科夫在电话那头野兽一样的咆哮,维克托认为这个清晨真是美丽又安宁。忍不住又悄悄亲了一下身旁的sleeping beauty。

至于射击俱乐部和家里那把猎枪?

呵,谁知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