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利就是天使

关于学生时代的作业

现在处于休赛期,所以这一群闲不下来的运动员们决定搞一个冰上大聚会。

地点当然是在圣彼得堡的训练场。

在大家都喝的有些微醺时,光虹和尤里奥因为是未成年人,只能在旁边憋屈地吃东西。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所有人都谈论起上学时的经历。

勇利感慨地说:“我那时候啊,为了上大学,还留了级。留级的那段时间,真的很累啊……”

于是一群人要求勇利讲述那段时光。勇利不太好意思开口说那时候都是靠追逐维克托的信仰才支撑下去的,突然想到这里正好有两个高中生,于是就说:“大家还是别问我了,时间太久了,很多细节都忘了。尤里奥啊,你不是在念高中吗?”

“哈?我?!我可是不良啊,学校什么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尤里奥又炸毛了。

“光虹,你呢?我听说中国的学生作业特别多哦。”

“啊……我啊,我学校正在放假,作业的话现在只带了一小部分,你们要看看吗?”

一群人都说当然要见识见识。

光虹拿出背包,放在长凳上,坐在长凳另一边的尤里奥突然感觉地震了。

然后光虹把包里的作业展示给众人————三本崭新而且厚重的练习册,N多张卷子,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众人:……

“光虹,你们放多久的假……”雷奥幽幽地问了一句。

“八天哟,很长的假期呢。而且这次的作业真的特别少。这里的大概是……三分之一吧。”说完还特开心地笑了。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啊,对了,你们要看看内容吗?”光虹说着就随手翻开了练习册……

最后这一群人除了光虹,回去后都思考了一个问题:我是不是上了一个假学?

————————————————————————
国庆这么短,作业这么多。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千万不能乱教勇利新东西

/感觉自己occ的好严重……毫无文笔可言……那个…剧情的话,大家凑合看吧 笑cry/

“勇利,你想试试看猎枪吗?”维克托兴致勃勃地问。

“唉?可是……我从来没碰过枪啊……”勇利看着整理书房竟然整理出一把猎枪的维克托弱弱地回答。

“没关系哟,勇利你要是想玩的话,我可以教你哦!”维克托的眼睛冒着期盼和兴奋的星星,勇利实在不想坏了他的兴致,只能说:“……好”

于是维克托带着勇利激动地去了郊区的狩猎场,啊对了,还有尤里奥,这个小子一听要去打猎,就吵着要去。

因为勇利是第一次用枪,所以维克托手把手地教他。看着勇利也逐渐开心起来(而且自己还能炫耀一下枪技),维克托觉得他这个主意真是太棒了!

但是,维克托慢慢发现,他后悔了,他甚至怀疑勇利说他第一次碰枪是骗他的。

随着勇利对猎枪的熟悉,他能自己打中一些简单的猎物,看得出来,勇利的兴致也越来越高。维克托看着也倍感欣慰。但是看着勇利那里不断堆积的猎物,维克托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问道:“勇利,你真的是第一次用枪吗?”

已经彻底兴奋的勇利带着明显的激动回答:“是,没想到猎枪真的这么好玩。真的要谢谢维克托呢,带我来这里。”说完,转头就解决了一只野鸡。维克托又沉思了。

直到又过了一个小时,勇利再次射下一只飞行中的鸟,尤里奥终于忍不住对维克说:“喂,老头子,猪排饭他……”

维克托走向勇利,趴在他身上耍赖说:“勇利,我累了,要回去~”

勇利带着凛意的眼神立马变成抱歉:“啊……对不起,我玩着就忘记了时间。那么,我们回去吧。”

维克托突然感觉勇利很舍不得回去。

当天晚上,勇利看见新闻里又报道出“俄罗斯某地发生多大规模的恐怖袭击”这样的新闻。勇利心想:这个月已经很多次了啊……

第二天,勇利扭捏地问维克托:“那个……维克托,射击馆在哪里啊?”

“唉?勇利这么喜欢枪啊。”

“是的……感觉真的太有意思了。”

在维克托带着勇利去过一次射击馆之后,勇利只要训练一空下来,就跑去射击馆,然后每天累得一回家倒头就睡,根本没有时间陪维克托撒狗粮。

维克托对此不满到极点。

然后在勇利又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准备去射击馆的时候,维克托吊在勇利身上,委屈地说:“不要!不要勇利去了!勇利都不陪我……”感觉下一秒就要从蓝宝石般的眼睛里滴出水。

“好啦,维克托,不要闹了,我都已经加入了射击业余俱乐部哦,成员们还在那里等我呢。”

什么!自己没听错吧!我的勇利竟然还加入了射击俱乐部!

“勇利~你就那么喜欢枪吗?”

“是的。”

“那你是喜欢枪还是喜欢我?”维克托觉得勇利一定会立马就回答出正确答案。

“……”勇利沉默了。

沉默了。

沉默……
勇利其实只是在想自己应该怎么解释惧怕恐怖袭击这种事发生在恋人身上,所以才去学习用枪的借口。但是维克托看着竟然在认真思考的勇利,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自己竟然和一杆破金属有可比性!

维克托立马变了脸色,把勇利从门口拉回来,扯下背包随意的扔下地上,里面的东西因为撞击而发出“哐”的一声。

“啊,维克托,不要乱扔啊……唉?维克托,你……怎么了啊?”

维克托拖着勇利到客厅里,把勇利往沙发上一压,用蓝色的眸子危险地盯住他。勇利突然害怕的抖了一下,他再清楚不过这个眼神意味着什么。

就在这时候,勇利的手机响了,维克托气恼的接起来,对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你好,是胜生君吗?俱乐部马上就要开始了哦!胜生君,你在听……”维克托阴沉沉地挂断电话。还保持着把勇利压在沙发上的姿势。

“维克托,到底怎么了?”

“……”

“维克托……?”勇利看着维克托的脸由生气渐渐变得委屈巴巴,最后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自己脸上。

“勇利都不爱我了……”

“怎么可能呢!维克托,我怎么可能不爱你呢?”

“勇利……最近一直都不陪我,一直……都在外面……还觉得……我都不重要了……”维克托越哭越委屈。

勇利终于明白这个男人像孩子一样的闹什么别扭了。他温柔的拭去维克托的眼泪,深情的望着他湖蓝色的眼眸,轻轻啄了一下维克托的唇,说:“维克托,我只是认为学会用枪很重要啊,我,也想要保护维克托啊,怎么可能不爱你了呢?”

维克托觉得此刻的心灵受到一万点重击————我的天使勇利!

他俯下身,吻住他亲爱的天使……

第二天,训练理所当然的请了假,忽略雅科夫在电话那头野兽一样的咆哮,维克托认为这个清晨真是美丽又安宁。忍不住又悄悄亲了一下身旁的sleeping beauty。

至于射击俱乐部和家里那把猎枪?

呵,谁知到呢……